【求精】《植物人》连载全文无水练打字版
2017-09-26 04:3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顺便说下,橘子不可能每期都打啦,我开个头,希望买到的生米们,大家接力打完。

  几十辆封闭式厢式货车正逐一通过高速口,慢慢驶进迎宾,融入城市的霓虹里。乌黑的车厢,乌黑的车头,乌黑的车窗,乌黑的车灯——没错,除了第一辆车打了近光灯以外,其余货车连车灯都没有打。幸好是凌晨,幸好车队的行驶速度很慢。

  此时,正值各个娱乐城、歌舞厅散场的时段,上不时有醉醺醺的男女嬉闹着走过。护城河边的烧烤摊上,几个男人正坐在堆满毛豆皮的桌边划拳,其中一个划着划着突然愣住了,他指着河对面一棵槐树大叫着:“那棵树怎么死了?”

  但两分钟前它还枝繁叶茂。也许恰恰是因为枝叶过于繁茂,才会有一些乱枝被白天的暴雨压得很低。刚才车队经过时,一根细枝擦到了其中一辆货车的车厢,只见那根树枝如触电般弹起,继而整棵树的叶子哗啦啦落下来,那些落下的叶子仍是绿色,但已经没有一丝水分。干干的,脆脆的,一触即碎。

  那个人握着啤酒瓶摇摇晃晃站起来,仰脖子灌了几口,眼睛仍盯着那棵死去的树。他意识到自己喝醉了,也怀疑自己看花了眼。有个声音飘进他的心里,那声音像是从夜空中落下来的,又像是随着护城河水的雾气升上来的,也可能是凉爽的夜风吹过来的。那个声音很柔和,但却是一个命令,它要他去摸摸对岸那棵树。

  于是他抬起胳膊磕磕绊绊地指着那棵树,摇摇摆摆地径直向它走去,完全不远处的桥。他心里只有一念头,就是摸摸它,没有理由,没有目的,就是摸摸。他从烧烤摊上走下来,穿过河边的小,跨过栏杆,然后一头栽进护城河里。

  一阵夜风悄然拂过,对岸那棵槐树的尸体晃了晃,光秃秃的树干“咯吱咯吱”断裂开来,仿若一株枯了百年的朽木。

  城市博物馆的后门旁有一家慢摇吧,生意很火。慢摇吧附近的口耸立着一个巨型的霓虹广告牌,暗红色的底,彩色字,字上的小灯忽明忽暗第次追赶着亮起又熄灭:繁荣夜经济,丰富夜生活。

  此时,慢摇吧刚刚散场不久,侯在门口的出租车司机排成长龙,招呼着客人。喝得太醉的客人他们是不拉的,这些被称作“不定时”的醉汉随时都会在车里吐得一塌糊涂。有个穿着粉色衬衫的醉汉显然已经,他被拒载后一直大声嚷嚷着,但没多久,他便开始抱着边的熊猫垃圾桶大吐不止,吐着吐着就睡着了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他被夜风吹醒了,或者被汽车的声音惊醒了,也或者是被某种碰撞声吵醒了,总之,他醒了,头昏脑胀。

  他扶着垃圾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看到博物馆的后门敞开着,院子里停了一排乌黑的厢式货车。一群穿着墨蓝色保安服的人正有条不紊地将车厢里的东西卸下来。他们训练有素、轻车熟,无须指挥,无须交谈,很默契地自动分组,轻手轻脚地打开车厢,从里面抬出一个个大箱子。

  大箱子上都套着厚重黑布,落地的时候会发出清脆的声响,像是玻璃,或者琉璃。

  醉汉打了个饱嗝,摇摇晃晃地站在边,试图拦下一辆出租车。就在这时,博物馆后院中突然传出一声巨响,他转过身,只见一个保安单膝跪地,双手掌心向上贴在地上,而一个大箱子的一角正压在他的掌心里。显然,他不小心跌倒了,但即便跌倒,他仍紧紧托着箱子,可见里面一定是极其珍贵的东西。

  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冲过来,一边低声呵斥着保安,一边小心翼翼掀开箱子上的黑布,检查里面的东西是否无损。

  醉汉揉了揉眼睛,又揉了揉,再揉了揉,他惊呆了。黑布里面是一个透明的箱子,像是个硕大的水族鱼缸,亮着壁灯,隐约还有雾气缭绕,但并没有水。鱼缸里侧卧着一个少女,皮肤在壁灯的照射下显得光亮而洁白,像是瓷的。她套着件翠绿的纱裙,一株他从未见过的植物从她的嘴里长出来,说不出的美。

  醉汉走近了两步,他看得更清了。由于保安的跌倒,鱼缸里的少女似乎受了伤,她的嘴角正慢慢淌出鲜红的血。

  若是她真人,嘴里怎么可能长出植物?若她是瓷人,嘴角又怎么会流血呢?就在这时,鱼缸少女微微侧过头,于是她嘴里的植物也随着侧过来,她笑了,花开了,红色的,像一滴随时会掉落的血。醉汉捂着嘴,慢慢地向后退,生怕惊扰了院子里的人。

  起风了,旁的槐树们慌乱地摇曳着,醉汉身旁的树发出痛苦的呻吟,颓然而倒。一辆车租车躲过倒下的大树,猛地掉头撞向醉汉,车轮从他身上碾过。

  早晨时,博物馆前门的广场上竖起一块巨大的广告牌,写着:“植物人艺术展,5月29日,30日,惊艳亮相,敬请期待!”

  :1.大家可以像我一样先在文档里打好,再复制上来,免娘抽风啊!!!!

  百度文档编辑太蛋疼了,而且会有无良盗版商钻,所以我用长微博工具打的。

  直接把生成的图片发到贴吧就行了。记得字号选18号,段落之间空一行,否则读起来会费劲的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helocomonowebsite.com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