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
2017-10-15 12:1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像火拼中的小弟,官兵中的喽啰,大反派的手下,一部戏出现N次的人甲

  身边常备一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《演员的》,一块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烂手表。

  和一个成天面无表情,内心禁欲却异常温柔的大制片的故事

  说配角还是他自称,其实就是一跑龙套的。从六岁起就开始出演各种各样的龙套,像火拼中的小弟,官兵中的喽啰,大反派的手下,一部戏出现N次的人甲

  不过李沛觉可嘉,自认为是现实版的尹天仇,就差对着大海喊:努力,奋斗!身边常备一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《演员的》,一块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烂手表。

  他倒是没幻想过自己会遇到柳飘飘,原因有两点:自己都快养不活,他也没想过要养别人。这二呢,他是一纯gay。

  最近李沛觉上了头条,不是因为他咸鱼翻身,而是在《综艺》上和主持人当场吵了起来。

  《综艺》的主持人徐鹏在娱乐圈里的地位虽然比不上影视,歌坛的天王天后,但是在主持人届也是数一数二的人。现在得罪了大哥,就凭徐鹏的人脉,弄垮一个小龙套可以说是轻而易举。

  得罪了徐鹏,现在连些小角色都没人发给李沛觉。本来就挺闲的人生就更加的无聊了。

  酒吧的调酒师Mask给他递上一杯,又继续数落道:“我早说了,你妈给你取这名字的时候就掐指一算过了,你就不是当明星的料。”

  喝的已经有些醉了,李沛觉在吧台前面嗷嗷直叫,整个人都靠在Mask身上,还趁机双手乱摸吃美人豆腐。

  Mask无奈的看着李沛觉瘦不拉几的腰腹,看不出有腹肌的痕迹。李沛觉一喝醉酒就喜欢服,简称为酒后癖。

  深知自己的,李沛觉一般都滴酒不沾。不过最近事事不顺,只好到好友工作的酒吧喝上几杯,缓解缓解心中喷发的郁闷。

  “沛觉,我先去那边有点事,你自己乖乖在这里坐着,不要到处乱走噢。”有点不放心的看着他,

  当Mask一转身,李沛觉连忙起身屁颠屁颠向舞池大厅走去:“啦啦啦,美男们我来了。”

  李沛觉不一会就发现了目标,看见一冷漠帅哥满脸寒冰的坐在正襟危坐,那姿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开国家会议。帅哥应该有混血基因,五官立挺棱角分明,两片薄唇微微抿起。

  前去,还没等人反映过来,李沛觉使出毕生所学的招式抓住帅哥的脸就强吻了起来。

  面对突如其来的热吻,顾濯先是楞了一下。本来想反手推开,对于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人,他通常没什么兴趣,但又觉得这人的吻技烂的要死,那条舌头都不知道在捣鼓什么。

  有些呼吸不畅,这个吻最终以李沛觉浑身无力而结束。他衬衣的扣子被他自己刚才耍酒疯撤全部撤掉了,现在散开的衣服显得额外的。

  依照顾濯的个性,他是会转身走掉,不去管躺在沙发上像头死猪一样的李沛觉。顾濯也不知道自己是抽的什么疯,竟然没打电话叫人来抬他,而是亲自将李沛觉待会市中心附近的住处。

  其实顾濯也记不太清这所房子的具体,以前给过一明星买在这里,后来那人嫌小,就又换了一套别墅送他。这儿理所当然也就被空了下来。

  把李沛觉丢在地板上,顾濯直想骂自己。脑袋被门挤了才会将这拖油瓶带回来,这人虽然没有乱吐,但是那双手不停在他身上摸来摸去,还一个劲的乱亲。

  洗好澡后,顾濯径直走去关灯睡觉,动作一气呵成。根本没有理会躺在地上,张牙舞爪睡着的李沛觉。

  李沛觉是被人拍醒的,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,最让人无语的是,他完全记得昨晚发生的一切。

  这男人居然趁机将他诱拐回家,而且还将他扔在地上不管不顾。最后,他居然面对自己的美色!

  看见男人的表情比他还冷,李沛觉酝酿的气势顿时全都烟消云散:“哦,昨天谢谢你了哦。”

  想到昨天和陌生男人的热吻,李沛觉不自然的脸颊开始发红。跟在男人身后走出公寓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在男人面前总会有种弱势的感觉。

  “我会负责任的哦。”拍拍男人的肩膀,李沛觉故作轻松状地开玩笑,试图缓和一下在电梯里冷场的气氛。

  李沛觉有种挖个坑让自己埋进去的冲动,不停在心里扇自己耳光“叫你嘴贱!叫你嘴贱!”,他用的不是讨厌,而是。

  “你说呢?”不答反问,顾濯在心里好笑。这男人真有趣,一副欠的表情,平时生活太过于刻板,忍不住想要逗逗他玩。

  李沛觉想想这个月的收入,板着手指盘算了半天,可怜兮兮的说道:“我给你钱好不好?”

  顾濯笑了,这是李沛觉第一次看见他笑。每一个面瘫的男人,只要一发笑,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要在被笑的男人身上。

  李沛觉最近很悲催,房东天天催着自己交房租,还说再推迟就赶快搬走。自从上次条,他就被闲置在家里。这两天跑了好几个剧组,都被告知没有多余的角色了。

  坑谁呢?都正好一齐没角色,你当娱乐圈最近新人暴涨,演员都挤一块儿来了吗?

  “杰哥,你看是不是给个角色给我演下啊?”李沛觉拉着小摇扇,正在给场务扇着风。

  “沛觉啊,实话和你说吧,不是我不给你,你得罪了人。有人叫我不用发片给你了。”

  稀稀拉拉的小雨渐渐下了起来,李沛觉又没带伞,加上心情郁闷。直接走进平时望都不会多望一眼的花园酒店避雨。

  这家酒店完全是以花园楼为居住空间,每栋楼下边还配有私人停车库,其对住客的保密防护措施做得非常严密,一般明星富商或者是外宾接待都喜欢选择这里。

  “欢迎光临花园酒店,有什么我可以为您服务的吗?”从到过这种脸笑开成这样的服务,一时让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“我我是来为我们剧组参观一下这里,看是不适合拍摄选景。”无奈随便撒了一个谎,希望能够敷衍过去。

  服务员收起了灿烂的笑:“先生,我们不接待任何商业性质的拍摄,请您离开。”

  一时进入尴尬的场面,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,李沛觉东张西望。居然在前台看见了那天有过的男人,迅速前去:“我其实是来找他的。”

  顾濯看到李沛觉,想了一下,记起是那天那个喝醉乱亲人的男人。他还居然在第二天醒来后说要对自己负责。又要给钱把自己当鸭子了啊?

  李沛觉看着顾濯面色冰冷的看着自己一样不发(其实他就那表情),一下子有些慌张,上前挂在顾濯身上:“喂,好歹我们在一起那么久,你吃完就像不认账了啊!”

  被他这样一说,顾濯眼神快把人冻成冰渣了:“怎么会忘记呢?走吧,去兑现你的承诺。”

  这真不是盖得,两层楼的小洋房,一楼还配有室内游泳池,房间装修的很有欧式风格。

  李沛觉心中暗自惊喜,难道这人是自己的粉丝,有些得意道:“啊?你怎么知道?”

  顾濯指了指李沛觉夹着一叠资料中的《演员的》。李沛觉埋头一看,骄傲的点了点头。

  小配角嘴角有些拉耸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《惊险逃生》、《永别了,黎明》、《安魂曲》。”

  “哦?都是哦。”这三个电影至今都非常的出名,《安魂曲》还在国外获过项。

  李沛觉尴尬的笑道,这是他人生中唯一演过的三部很红的电影的龙套。

  “有新片想在这里拍摄?”顾濯指的是,刚刚李沛觉说的来花园酒店做调查的事。

  “切,为了避雨随口乱说的啊。服务生都不信的话你居然要相信。”身体大敞开斜躺在沙发上,双腿不停的像街边小混混一样的晃来晃去,李沛觉快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。

  知道男人肯定把自己的名字听成了配角,李沛觉有点不高兴;“充沛的沛,的觉!名字是父母取的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  李沛觉反应了半天,才知道男人是在介绍他的名字。沉默三秒,李沛觉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:“你是那个制片人顾濯?”

  李沛觉更加的郁闷了,得罪徐鹏就算了。本来打算等时间淡忘后,又可以接着演点小角色。现如今,好像把大制片人顾濯给得罪了,那他不是不得翻身了吗?

  小配角以缓慢的速度慢慢移动到顾濯身边,小心翼翼地用袖口做擦拭状,给顾濯擦擦肩膀的灰尘。

  不过一想,正好自己被房东赶,现在就算当清洁工也付不起顾濯那套公寓的住宿费,这样一来还包吃包住,还可以做假账。李沛觉顿时觉得自己有赚到,蹭的一下,从地上爬起来。

  天知道顾濯的生活是多么的有规律,早晨6点起床,在健身房做半个小时锻炼,然后一边吃早餐一边看当天的实事新闻。中午会午睡半个小时,晚饭要在7:40才能开始,饭后还要散步1小时,12点以前一定会睡觉。

  问题是,李沛觉做什么都要遵循顾濯的时间表,每天6点他也要起来做早餐,而且深夜还不能泡酒吧,因为太晚回家会影响顾濯休息。

  真是生活过太好了,有钱人完全不懂穷人的辛酸,早餐吃这么丰盛,又不是要去打仗。

  李沛觉抽搐的看着顾濯一言不发的吃着块小面包和一盘沙拉。等了好久才等到吃晚饭,本以为还是和早上中午一样的丰盛,结果这么清淡!

  顾濯终于允许李沛觉死皮赖脸的住进了他家,不过每次顾濯洗完澡都是半裸出浴。

  对于李沛觉这种纯gay具有不小的震撼力。装作看电视的李沛觉,实则偷偷打量顾濯,然后在心理面YY各种级的画面,最后一边流着鼻血,一边自认倒霉的DIY。

  小配角刚刚才向顾濯报了两千块钱的假账,现在拿着黑心钱,十分豪气的在酒吧里请Mask喝酒。

  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2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3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4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5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6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7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8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9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10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11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12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13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14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15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16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17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18)潜规则+番外——玉扶卿(19)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helocomonowebsite.com 版权所有